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跃玲 > 【博编荐文】同事发文悼念殉职医生江学庆:老江,走了

【博编荐文】同事发文悼念殉职医生江学庆:老江,走了

【按语】3月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布公告,该院甲状腺乳腺外科党支部书记、主任、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奖获得者江学庆同志,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3月1日凌晨5点32分在武汉市肺科医院去世,享年55岁。

据财新报道,江学庆是在1月17日发病,病情发展很快,在1月22日转入武汉市肺科医院治疗,因病情恶化,又在1月27日用上了体外膜肺氧合机(ECMO)。在使用ECMO的33天里,江学庆肺部的白色病变一直未好转,但生命体征都还平稳。昨天(2月29日),江学庆的病情突然恶化,血压下降,出现多器官衰竭。“怎么抢救都救不回来,打了很多肾上腺素来维持血压,但还是不行。”(详见: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江学庆感染新冠殉职 曾获中国医师奖

本文作者蔡毅为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与江学庆医生是同事和朋友,同处战疫一线。3月1日中午,蔡毅医生在朋友圈发文悼念自己的同事和朋友。本文经蔡毅授权发布。

作者:武汉市中心医院 蔡毅

老江,走了

麻醉科的医生喊他老江,医院领导私下喊他老江,搞熟了的病人,也喊他老江,除了他手下的兵当面不敢叫,我们都叫他老江,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忘了。

年轻时先搞的胃肠,刚当上主任不久,做手术碰到事,事情平息了,出国学习一段时间,回来转行,带着几个胸外的,肝胆的,还有啥忘了反正乱七八糟一大杂烩,就十来年吧,把一个小小的甲乳外科(编注:甲乳,全称是甲状腺和乳腺外科,通常治疗甲状腺结节和乳腺肿块疾病。甲乳外科系普通外科的一个分支,有些医院叫做腺体外科。),做到年收入快两个亿,在武汉一三甲医院外科系统,遥遥领先独领风骚一直至今,羞煞了无数大外科,全国上下,估计也就他独一份吧?

按理说,应该很牛逼,自带气场,但他从没有。曾经有个报道评论他多少度暖男,多少度不记得了,但真的暖!

五年前,我刚刚当上中心医院第一个科主任,天天加班,我们科的手术要吃射线,科室又小,所以我经常手术被排到三更半夜才上去,而老江又是名副其实的医院劳模,三更半夜才下来,所以我跟他经常碰到。有一天更衣室碰到了,老江下手术,我上手术,他把我肩膀一拍,说,兄弟,别太拼了,射线吃太多伤身体,带个围脖把甲状腺护着!哪天做个彩超,给我看看。医院的所有非他科室的男职工,无论大小,他都喊兄弟,女职工喊啥不知道。反正我在医院十七年,只见过他笑,就没见过他端架子。

对医生同事如此,对病人,更暖。我还在麻醉科的时候,手术室工作的同事,都说他是中年妇女之友。那时候,只要是甲乳外科的手术,那些病人在麻醉之前,都要见他一眼才让我们推药,经常有些病人都是牵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笑容被我麻翻的。那时候大家都背后议论,这尼玛哪里是医患,分明是情人。

不长眼的疫情,来了,当大家知道老江被感染了,纷纷要去看他,他还清醒的时候都是把同事们往外赶,一边赶,一边笑着说,兄弟们,会死人的,走走走!

结果,今天,他走了。啥都没带走,只留给我们,一个温暖的背影。不知不觉,他用他的笑容,感染了我们数千职工,给我们无数小医生前行的动力,学习的榜样,和兄长般的关怀。我们还没来得及感谢他,老江就这么的走了。那节假日都如同菜市场一般的特有的老江专家门诊,只会被放上无数的鲜花,无数的祭奠,可谁以后能延续他的传说,他的患者,今后又有谁来照料?

一个伟大的人,从来都不靠装逼摆酷被吹捧,就那么一笑,那么一拍肩,就让你记一辈子,学一辈子。

总说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负重前行,这句话我这段时间都说的有些麻了。老江走了,我第一感觉,是麻了,过了一下,才想到要哭,要写!这场战役,没有硝烟,却不知不觉,带走了我多少战友,让我心痛,心痛到麻木。

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倒下?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来支援我们的外地医疗队战友?为什么到今天,仍然有那么多对我们不断伸出援助之手两个面罩就要捐医生一个的热心老百姓?为什么有那么多冒着风险不辞劳苦往医院送物资的志愿者?为什么整个大武汉,乃至整个大中华,面对泰山压顶亦面不改色坚定前行?

为什么?其实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们都知道该这么做,都想这么做。

本来我这趟接待医疗队任务刚完,想发个圈,让大家感受到全国上下对武汉的支持,短短数日,两千多外地医疗队老师,进驻了中心医院,基本把我们全换下来休整。这个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情怀,能力,也只有大中国,才有,才具备!

但是,老江等不到了,但我们都相信,他在天上,会笑着看着我们,为我们鼓劲,陪我们前行!

老江,一路走好。中心医院,记着老江的暖,老江的笑,擦干眼泪,我们一起加油!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