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跃玲 > 【博编荐文】张宏杰:我的一点困惑和建议

【博编荐文】张宏杰:我的一点困惑和建议

文 | 张宏杰(作家、学者)
 
在灾难当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挽救尽可能多的生命。
 
武汉封城以来,因为新冠病人数量远远超过武汉当地的承载量,发生了惨烈的“医疗踩踏”事故。而在事故中死的最惨的,包括大量的非肺炎病人。
 
我最早关注到这一点是1月30日看到的一位叫“@一直都在想ing”的医护工作者说她的父亲去世了:“谢谢大家,如果你们知道他怎么走的,会更加难过,他辗转两个医院透析,结果全被征用发热医院,导致无处可透,算了……而他菇凉还在一线。”
 
我这才知道,因为这场疫情,武汉市能做透析的医院被大量征用做发热医院。接下来,相关的消息看到的越来越多:大量的肿瘤科停诊,癌症患者无处化疗。白血病移植等相关手术也停止,本来在排期等待移植的患者只能错过救命的机会。肺结核等传统发烧的患者因无法治疗也导致危重。艾滋病人因为断药,陷入危急……,甚至连北京的急性白血病M3患者都因为非常时期的特殊政策无法住院。
 
新冠病人在外省的死亡率是百分之零点二,在武汉的死亡率是百分之四。而其他病人,比如尿毒症患者,需要化疗的癌症患者,失去治疗机会的话死亡率可能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百。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
 
在正常情况下,我们肯定要先救治最危重、死亡可能更高的患者。而现在其他死亡率可能高达90%的其他病患的床位被征用去治疗死亡率4%的新冠,其他科室的医生也被征去治疗新冠。
 
我理解,阻断疫情向全国蔓延是政治任务,是当务之急。治疗新冠是政治任务,是当务之急。我理解武汉的医疗资源极度紧张。但是我认为,不应该用“不惜一切代价”的方式来打嬴这场战争。也就是说,不能把属于其他危重患者的医疗资源一股脑地都征用过来集中到新冠,而忽视次生灾害造成的巨大人道主义灾难。因为我们接下来这些天已经看到一个个更惨烈的消息:有尿毒病人因为无法透析而跳楼自杀,有癌症病人得不到化疗病情迅速恶化,有二十岁的白血病人因为无法出省治疗祈求安乐死……
 
从网上大量的救助信息来看,有可能死于次生灾害的病人超过新冠患者的数量。
 
我们知道,在武汉医疗资源极度紧张的同时,外地有闲置资源。即使全国各省有大量医护人员赴援武汉,但是由于当地物质资源无法配套,无法发挥最大效果(关于这一点请参考数据吐槽中心的文章:“把武汉的病人转移出来吧 不能再拖延了”)。基于这种考虑,2月9日,我曾发了一条微博,呼吁将急需救治的非传染性武汉患者异地转诊:“这次武汉的疫情也带来了严重的次生灾害,非肺炎危重患者不在少数,危在旦夕,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有湖北人坐木盆划过长江,也被劝返。能不能组织力量将他们异地转诊?这些人不会传染吧?对这部分患者不能一封了之,要网开一面给他们一条生路!”
 
这条微博被转发一万四千次,但是这样的建议得不到反响并不意外。我参与在网上创建“肺炎以外患者求助超话”,这个超话开通的话,至少有利于武汉本地的志愿者帮助这些患者,但申请开通这个超话的人数已经超过四万,一直得不到通过。
 
我们不能因为世界都在关注新冠也只关注新冠数字变化。我们不能只看一个指标,而不看其他。前门拒虎,难道就不管后门来狼吗?在这次疫情战争中,我们看到了地方政府太多顾头不顾尾,太多的考虑不周,太多的仓促决策。我们不能用舍车保帅的方式来打这场战争。我们要抓主要矛盾,但是也不能把所有的“次要矛盾”置之脑后。所有的生命都是宝贵的。领导的艺术不是要弹钢琴统筹兼顾吗?衷心希望相关领导换人后,“以人为本”,这一局面能得到改观,也就是说,如果不能给非肺炎危重患者一条出省求医的道路,至少要“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在本地保留一条生路,为他们恢复和保留最必要的一部分医疗资源和途径。
 
PS1:写这条微博的动机:说实话,这些天大量的网上信息让我陷入了近乎抑郁的精神状态。听到这些人在微博上的哭号,我无法想象如何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陷入到这样的绝境会是怎么样。是的,这些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武汉人只是倒楣版的你,而你只是这一次幸运地没有陷入围城。但除了转发各种救助信息,以及给尚不知道是否靠谱的渠道捐了一点款之外,我做不了什么。写这道微博,只是希望以这种方式能帮到更多的人。
 
PS2:今天早上,我得到了两条好消息,一个是一个叫“@who知道001”的新媒体,表示为非肺炎患者及家属提供了救助信息渠道。另一个是@微博管理员发布“微博肺炎求助超话关于进一步扩展求助范围公告”,扩展肺炎患者求助超话求助范围,开始接收武汉地区非新冠肺炎危重病人的求助信息。但愿这样的好消息越来越多。
 
 
2月15日
 
本文经张宏杰授权转载。



推荐 51